重庆百变王牌怎样破

文章分類

當前位置:首頁>文章中心>行業新聞>刑事實務研究:將工業鹽冒充食用鹽銷售應定何罪

刑事實務研究:將工業鹽冒充食用鹽銷售應定何罪

發布時間:2019-03-17 點擊數:51

[案情]

2010年,被告人陳某注冊成立公司從事皮革加工,該公司同時取得工業鹽的購買使用資格。2015年前后,陳某為了牟利,先后將數百公斤工業鹽當作食用鹽銷售給開雜糧店的趙某與曹某,而趙某與曹某則將購進的大袋工業鹽改成小包裝,放在自家的雜糧店中銷售給當地群眾食用。2015年7月31日,被告人曹某將從陳某處購買的50公斤工業鹽在分袋包裝準備出售時被當地鹽務管理局查獲而案發。所查獲的工業鹽經相關專業機構檢驗,均檢出含有劇毒物質亞硝酸鹽,含量為0.2mg/kg,禁止食用。

[分歧]

三被告人的行為具有較大的社會危害性,主觀上又具有故意,因此,對三被告人構成犯罪并無異議。但對三被告人究竟構成何罪,司法實踐中爭議較大,各地法院對類似案件的判決也多有不同,主要集中為兩種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三被告人應構成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理由是,工業鹽由于含有不能食用的亞硝酸鹽成分,不符合國家食用鹽的標準,三被告人將工業鹽冒充食品銷售,足以造成嚴重食物中毒事故或者其他嚴重食源性疾患,符合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構成要件。但被告人的行為不構成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是因為被告人沒有在冒充食用鹽銷售的工業鹽中摻入其他有毒有害非食品原料,不符合刑法第144條對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罪名描述。

第二種意見認為,三被告人的行為應構成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工業鹽是屬于國家嚴禁作為食鹽銷售的非食用鹽產品,其中含有的亞硝酸鹽為劇毒物質,禁止食用,而三被告人明知工業鹽含有有毒有害物質,仍然冒充食用鹽予以銷售,應當以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追究刑事責任。

[評析]

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是:

一、本行為符合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客觀構成要求。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向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而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的客觀方面表現為在食品中摻入的原料不符合安全標準要求,也可能有毒有害,但其本身仍然是食品原料,其毒性是由于食品原料受污染腐敗變質等引起的。本行為在外在形式上似乎沒有刑法第144條所描述的在工業鹽中有所謂的“摻入”行為,但工業鹽作為食鹽出售,由于其中含有有毒有害成分,可以將工業鹽看作是已摻入有毒有害物質的食品,故應認定為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二、本行為實質與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完全一致。能否將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冒充食品予以銷售的行為評價為刑法第144條規定的“在銷售的食品中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或者銷售明知摻有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要看兩者行為的實質而不能停留在法條的字面含義上。銷售有毒有害食品入罪的實質是銷售的物質對人體具有毒害作用,行為具有社會危害性以及應受懲罰性。顯然,直接將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冒充食品予以銷售的行為在社會危害性以及應受懲罰性等方面與銷售“摻入”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的食品與并無任何實質差異。因此,將工業鹽冒充食鹽直接進行銷售的行為應評價為符合刑法第144條的規定。

三、本行為定性為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有法理依據。最高檢于2002年9月4日公布的《關于辦理非法經營食鹽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四條規定:“以非碘鹽充當碘鹽或者以工業用鹽等非食鹽充當食鹽進行非法經營,同時構成非法經營罪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生產銷售不符合衛生標準的食品罪、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參照該規定,雖然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與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在形式上存在后者包含前者的包容關系,但由于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在處罰上重于銷售不符合安全標準的食品罪,因此,將工業鹽冒充食用鹽銷售的行為認定為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不僅符合前述司法解釋之規定,也同時符合法條競合時擇重罪認定的處斷原則。

附:案例

 

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書

(2016)滬刑終93號

 

原公訴機關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周某某,因涉嫌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于2015年8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逮捕。上訴人(原審被告人)袁甲,因涉嫌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于2015年8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逮捕。原審被告人袁乙,因涉嫌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于2015年8月21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4日被取保候審。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審理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指控被告人周某某、袁甲、袁乙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上訴一案,于二〇一六年六月八日作出(2016)滬03刑初25號刑事判決。原審被告人周某某、袁甲不服,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6年10月1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郭某某出庭履行職務,上訴人周某某、袁甲及原審被告人袁乙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判認定,2015年7月間,被告人周某某與袁甲在周某某提議下,經共同商議,決定共同出資,采用購進工業鹽進行包裝后冒充食用鹽對外銷售的方式牟取非法利益。2015年8月上旬,周某某、袁甲出資定制、購買了印有假冒“中鹽”商標以及“海藻精制碘鹽”字樣的塑料包裝袋20萬只、紙板包裝箱2 000只,以及封箱膠帶、電子秤、塑封機等作案工具。兩人還雇傭被告人袁乙及其妻子張某、顧某某(均另案處理)分裝工業鹽。同時,周某某、袁甲等人又先后租賃了上海市嘉定區XX路XX號、XX號分別作為制假、儲存的地點。同月16日,周某某、袁甲出資在上海市寶山區XX路一貿易公司購買了江西“百仙”牌精制工業鹽10噸。同月18日至20日間,周某某、袁甲安排袁乙、張某、顧某某等人在XX路XX號租賃房內,使用上述塑料包裝袋、塑封機、紙板箱、封箱膠帶等作案工具對購進的工業鹽進行分包裝和裝箱。周某某、袁甲則將已包裝的假冒“中鹽”牌海藻精制加碘鹽裝車后駕駛車輛在本市城鄉結合部沿街兜售。2015年8月20日9時許,上海市公安局偵查人員根據上海市鹽務管理局提供的線索,在XX路XX號將正在進行分包裝工業鹽的袁乙等人抓獲,并查獲已裝箱的假冒“中鹽”牌海藻精制加碘鹽44箱(合計重約0.88噸),江西“百仙”牌精制工業鹽164包(合計重約8.2噸),印有“中鹽”商標的塑料包裝袋5 200個、紙板箱196個、封箱膠帶55卷,以及電子秤、塑封機等作案工具。此后,又在XX路XX號租賃房內查獲印有“中鹽”商標的塑料包裝袋190 000個、紙板箱1 760個、封箱膠帶300卷。同日11時許,偵查人員對被告人袁甲駕駛的車牌號為XXXX的車輛進行跟蹤,并在其回到上海市嘉定區XX路XX弄XX號XX室暫住處時將其抓獲。同日14時許,偵查人員在上海市浦東新區曹路鎮將正在駕駛車牌號為皖XXXX車輛的被告人周某某抓獲。偵查人員分別在上述兩輛車中查獲裝箱的假冒“中鹽”牌海藻精制加碘鹽各25箱(每箱50包,合計重約1噸)。上述涉案鹽品及作案工具現均已由上海市鹽務管理局沒收。上述假冒“中鹽”牌海藻精制加碘鹽和江西“百仙”牌精制工業鹽,分別經上海市鹽務管理局質量檢測站、國家食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上海)鑒定,均符合精制工業鹽標準。上海市鹽務管理局證明,上述扣押的涉案鹽品均系工業鹽,不得食用,印有“中鹽”商標的塑料包裝袋、紙板箱、封箱膠帶等亦均系假冒。中鹽上海市鹽業公司證明,正品“中鹽”牌海藻精制加碘鹽的市場批發價格為5 850元/噸。

原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周某某、袁甲、袁乙為非法牟利,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食品安全法》《食鹽專營辦法》,明知工業鹽是有毒、有害的非食品原料,仍將其作為食用鹽予以生產、銷售,其行為均已構成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依法應予懲處。在共同犯罪中,周某某、袁甲起主要作用,是主犯,應當按照其所參與的全部犯罪處罰;袁乙起次要作用,是從犯,應當從輕處罰。三被告人到案后均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均可從輕處罰。袁乙在本案中的犯罪情節較輕、有悔罪表現,可依法適用緩刑。為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保障公共食品安全和人民群眾身體健康、生命安全,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二十六條第一、四款,第二十七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第六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危害食品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二十條之規定,以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分別判處被告人周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被告人袁甲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被告人袁乙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禁止被告人袁乙在二年內從事食品生產、銷售及相關活動;查獲的工業鹽及作案工具予以沒收。

上訴人周某某提出,涉案假冒鹽品沒有流入社會,原判量刑數額依據不足,原判對其量刑過重。

上訴人袁甲提出,涉案假冒鹽品未銷售出去、未流入社會,原判對其量刑過重。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認為,周某某、袁甲、袁乙的行為觸犯數個罪名,原判綜合周某某、袁甲的犯罪事實、情節、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故以一重罪對周某某、袁甲、袁乙定罪量刑。原判認定周某某、袁甲、袁乙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建議本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原判相同。

本院認為,周某某、袁甲等人購買精制工業用鹽、利用租賃房屋用于分包裝為假冒“中鹽”牌海藻精制加碘鹽及儲存堆放制假物品并駕車兜售的行為,符合刑法對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生產、銷售行為的規定,上訴人稱涉案假冒鹽品未銷售出去、未流入社會,不影響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對具有生產、銷售行為的認定。原判根據本案查獲的假冒鹽品的數量及中鹽上海市鹽業公司證明的相關鹽品價格的規定,并充分考慮了三被告人到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罪行,認定均具有從輕處罰的情節,綜合全案的犯罪事實、情節、各被告人地位,對周某某、袁甲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萬元和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原判量刑適當。周某某、袁甲上訴提出原判量刑過重的意見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采納。

綜上所述,本院確認,原判認定被告人周某某、袁甲、袁乙犯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的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適用法律正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上訴人周某某、袁甲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上海市人民檢察院建議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意見正確,應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 判 長  吳志梅

                         審 判 員  許 浩

                         代理審判員  姜云英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書 記 員  汪敏

在線客服
  • 銷售熱線
    0417-6657166

重庆百变王牌怎样破